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知道这些年来权总一直在找这枚戒指,也知道这枚戒指对于权总您的重要性,所以没有经过您的允许,就将这枚戒指给找到了,还请您不要见怪啊。”

    抬眼看向已经热泪盈眶的权盈盈,对于权盈盈来说,这一枚戒指就是她所有的全部啊,现在被郁夜臣给找到了,实在是没有想到的一件事。

    权盈盈轻轻的将那枚戒指放回了盒子里,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我可以跟你长期合作,但是我有个条件。”

    权盈盈看了郁夜臣一眼,淡淡的说道。

    “什么条件,只要是我郁某人能够做到了,一定帮助权总做到。”郁夜臣恭恭敬敬地说道,现在毕竟是要毕恭毕敬,毕竟若是公司想要继续的往前发展下去,这个窟窿必须是要有人来添才对。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找到的这枚戒指。”

    “我到打听这枚戒指,结果是在一个狠破旧的一个典当铺那里寻得的,一开始那个老人不愿意卖给我,好说歹说才卖给我。”

    知道这枚戒指对权盈盈的重要性,为了整个公司,郁夜臣必须找到这枚戒指,可以说花费了很大的劲,但是现在看到权盈盈这个样子,郁夜臣就知道这事差不多能够成了。

    权盈盈拿着这个小盒子,拉扯着郁夜臣的胳膊:“求你,求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那个典当铺。”

    一个女强人竟然哭成了这个样子,可以看出这枚戒指对于权盈盈的重要性,不过既然是这样,对于郁夜臣来说也是好的,起码能够将这笔交易给定下来了。

    “权总,那咱们合作的事情怎么办呢?”郁夜臣唇边勾起一抹微笑,看着眼前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的权盈盈。

    “我答应你,我全都答应你,我只求你能够让我去看看那个地方。”

    权盈盈泣不成声的说道,为了这个女人,自己寻找了那么多年,现如今既然找到了线索,自己绝对是不能够将这么得来不易的消息给浪费掉,她必须看看,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

    “好,我带你去。”

    得到权盈盈的应允,自己的目的也是达到了,那么还有什么号不去的呢?

    几乎是一天一夜的车程,很是周折的总算是找到了郁夜辰说的那个地方,郁夜臣下了车,非常绅士的将权盈盈的车门给拉开,扶着权盈盈走了出来。

    映入权盈盈眼帘的确实是一个破旧的典当铺,不光破旧,好想还有许多的灰,就再权盈盈诧异的时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请问各位是要找什么东西,还是想要典当东西啊?”

    当这位老人的目光接触到眼前的权盈盈的时候,楞了一下,慌忙的走了上来,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是盈盈吧……”

    权盈盈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为什么觉得那么的熟悉,总司感觉在那里见过一样。

    “你认识我?”

    权盈盈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的管家阿宗啊。”说道这的时候,老人潸然泪下的差点跪了下来:“小姐,我终于等到您了。”

    阿宗……权盈盈仔细的思索,终于想了起来,那个一直跟在父亲身边的阿宗,当时父亲死了以后,阿宗就没有了什么消息,怎么现在在这里,而且现在变成了这么额苍老的模样,这些年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

    “宗叔…”权盈盈止不住的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将那名步履阑珊的老人扶了起来,一把拥住:“宗叔,这些年你们都去哪了,为什么要将我一个人扔掉,为什么啊。”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沾湿了那个老人的衣衫。

    老人慈祥的摸了摸权盈盈的长发:“好孩子,好孩子,不要哭,你是不是来看看你母亲的?快来快来,你母亲就在屋子里。”

    阿宗将权盈盈一行人给引进了屋子里,一个同样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坐在火炕上,呆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见到那名老妇人的第一眼,权盈盈再也忍不住,扑了过去,扑到那个老人的怀里:“妈妈,妈妈,你怎么在这里,你让女儿找的好苦啊。”

    那老人微微的抬起了手,呆愣的看着眼前的权盈盈:“我…我的盈盈吗?”

    听到了母亲唤自己的名字,权盈盈抬起了自己的脸,将那个老人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妈妈,你看看,是我,我是盈盈啊,我是您最爱的那个盈盈女儿啊。”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屋子里的人都不禁感动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