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轩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苏舒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余光不自然的看了许寂贤一眼,发现对方紧紧皱着眉头,但是什么也没说。不知道为何,苏舒的心里竟然还有一点变态的快感。

    许寂贤在家里一待就是一个月,每天准时的送苏舒去医院,晚上去接她回家,小轩那天说的话像是没有放在心上一样。除了偶尔去办公室一趟,基本都陪在小轩的病床前面。

    次日,阳光洋洋洒洒的偶在小轩的被子上,苏舒刚刚从医院做完检查回来。隔着好远就听到许寂贤在走廊上接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