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亲生儿子得了重病,你的老婆怀着你的孩子,现在是什么景象,她们双双躺在医院里面。然而你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你看看你干的叫什么事情?跟别的女人在外头逍遥过日,你甚至都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要是不叫你回来,我们祖孙三人全部给交代在医院里面你就开心了?”

    许寂贤垂下头,脸上一片死灰。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于心不忍,:“寂贤,我知道你对苏落心有愧疚,因为是她输血救的你,但是苏舒跟小轩在你这儿就如同罪人了吗?就因为没能给你献血就罪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