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舒好像一直没活在许寂贤的眼睛里面,所以他只看到苏舒在叫嚣,但是没有签字,他脑海中又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苏洛,决心就如同堡垒又加强了一层。

    “苏舒,这是你欠下的债。”许寂贤突然就靠近了过来,捏着苏舒的下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知道吗?”

    苏舒却在此刻突然笑出了声音。苏落从小吃好的,用好的,任何她拿到的荣誉会被苏落加以诋毁,她度过了灰暗的童年。今天有人跟她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欠债还钱?我怎么不记得我曾欠过苏落什么东西呢?”

    苏舒想挣脱许寂贤捏住的下巴,许寂贤却越发捏的紧了。“不记得了吗?我帮你回想一下。当年你爬上我的床,害她一个人远走他乡,孤零零在国外。苏落给我输血那次差点死掉,你见死不救,还跟男人在外面厮混,她肾衰竭想回来见我一面,你逼她自杀,苏舒,你欠苏落的,你就算死,也死不足惜!”

    许寂贤松了松手,又转身拿起了那份协议,淡淡的说不痛不痒的话。“今天,这份同意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许寂贤的声音此刻就像一个恶魔一样,一点点吞噬这苏舒,她突然想起了刚刚做的一个梦。现在的苏舒就如同掉下深渊,永不见底,生不如死。

    “我要是就不签呢?”

    许寂贤清了清嗓子,“苏舒,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我有一万种方法把它拿走。但是你可要想清楚后果。那个时候就不是自愿不自愿那么简单了。”

    许寂贤把笔跟纸放在苏舒的面前。准备转身离开。

    见许寂贤要走,苏舒连忙鞋子也不记得穿,就追了过去。久卧病床的人,猛地一起来,眼前都是黑的,根本站不住。但是目前的情况并不允许他迟疑,结果直接就摔倒在许寂贤的脚下。

    苏舒急忙忙的抱住许寂贤的腿。许寂贤没有想到苏舒会向他走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寂贤,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放开!”许寂贤冷冷的看着苏舒。

    此刻苏舒已经清醒。“不,寂贤,你忘记小轩了吗?我还是小轩的母亲,你不能这样对我。事实的真相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当年给你输血的是我,不是苏落。我不欠任何人。我们的关系本来就不应该这样的,到今天我才发现是她在设计这一切,是她让我赔了三年的时光给她啊!”

    苏舒从知道是苏落的始作俑者的时候,她一直抱着让许寂贤回心转意的想法,她不是小三。她没有插足苏落跟许寂贤的感情。这三年来她的唯唯诺诺,任凭许寂贤羞辱。但是这一切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是苏落毁了她跟许寂贤!所以她跟她的小轩还能不能重回往日时光,就在她此刻的坚持下。如同她生孩子一般的决绝,苏舒告诉自己,坚持住。还有希望的,没问题的。

    许寂贤一定会回到她的身边,跟小轩一起。他们还是能够回到当初那个家,有隔阂也没关系,现在发生的都没有关系。只要一家人还在一起,就有希望不是吗?

    许寂贤此刻是真的顿了顿。他印象中的苏舒一直是逆来顺受,现在脸上却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坚定。许寂贤的内心好像有点动摇了。

    其实要说许寂贤那么绝情也不是的,当时知道苏舒怀孕的时候,许寂贤也有点心疼。但是苏落是他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儿时常常在自己的身后,叫着寂贤哥哥,长大之后她说要嫁给他。

    想到苏落,原本许寂贤的同情又被冷漠掩盖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