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灵韵控制两柄玄冰剑左右夹击楚浩,楚浩破口大骂:“这不是作弊吗?居然还可以召唤法宝镜像!”

    楚浩说着一甩袖子,居然从袖口中又飞出一柄袖珍飞剑,一共四柄袖珍飞剑对抗两把玄冰剑。

    由于镜像玄冰剑的威力稍逊一筹,虽然楚浩处于下风,但一时之间也难以拿下。

    每逢楚浩自身危机之时,就毫不犹豫捏碎一枚一次性玉符,将面前险境化解。

    孟灵韵控制两把玄冰剑真元消耗严重,又被楚浩牛皮糖一般的打法惊得目瞪口呆,恨恨道:“我看你能分心控制几柄飞剑,能拿出多少玉符。”

    孟灵韵话还没落音,突然感觉后脖颈微微一凉,心中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往旁边躲了开去。

    只见刚才站的位置后,一柄细小透明的袖珍飞剑静静悬空凝滞,这柄飞剑显然等候多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楚浩那阴险小人布置在此,如同洞中毒蛇伺机潜伏。

    “一、二、三、四、五!!!”孟灵韵粉面冰寒,又惊又怒道,“居然分心驾驭整整五把飞剑,好手段,好阴险,怕是真正的剑修弟子也不过如此了,还有什么底牌一并拿出来。”

    孟灵韵估计是实在恼怒,丹田内真元犹如不要钱一般全力输出,两柄玄冰剑如有神助,再次杀向楚浩。

    楚浩委屈道:“哪里还有什么底牌,没啦,真的没啦!”

    楚浩说着撒开漫天剑网抵挡玄冰剑攻势,脚尖一抬一道剑光激射而出,又是一柄袖珍飞剑加入团伙,合力围困两把玄冰剑。

    六柄袖珍飞剑终于打成平手,比武台上剑光参差你来我去,看得台子下面弟子目眩神怡,这哪里是练气境的比试,分明比筑基境的手段还精彩,乃是真正御剑术之间的较量。

    孟灵韵气笑道:“六柄飞剑就到了极限吗?还有几把通通使出来?”

    楚浩乐呵呵道:“嘿,猜对了,这次真的还有几把呢!”

    孟灵韵跟着笑道:“你这纨绔嘴里没一句实话,说没的时候一柄柄递出层出不穷,这次说有的时候大概真到了极限吧。”

    楚浩道:“你猜?”

    最后一柄飞剑从青石板下阴险递出,孟灵韵终于身上挂彩,裙摆衣衫被直接洞穿一个细洞,头上青丝也断了一束,要不是她见机躲得快,怕是这一下就能分出胜负。

    孟灵韵真的懒得动气了!

    两人不约而同招回各自飞剑,积蓄着接下来石破天惊的一击,宛如暴风雨前的平静。

    整整七柄袖珍飞剑在楚浩胸前悬浮,楚浩依然笑意温暖,好似沙场秋点兵,飞剑按照一定次序排列成阵,俨然成了简单北斗七星剑阵,剑与剑之间彼此联系,终于成了一个剑系整体。

    孟灵韵脸若寒霜,此时她已经懒得和这狡诈之徒多说半个字,将脑后散乱的青丝轻轻束起,缓缓横咬在自己嘴上,眼神倔强而炙热,别有一番风情,让人有种心疼呵护的冲动。

    孟灵韵再也没有任何小看楚浩的心思,反而内心平静中有那么一丝奇怪涟漪,被这样的奇男子击败也不算丢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