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和北继续道:“少帅操持军务,又经常带兵打仗,多年前就患上了失眠症,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昨天喝了少夫人的桂花茶,少帅竟然一觉到天亮,今早醒来也是神清气爽,所以,夫人要是有这茶的方子就给我写一份,我好派人去给少帅多调配一些。”

    沐晚当然不会把这配方给他,一旦让他发现里面的秘密那还了得,而且这茶她刚研制没多久,久饮会成瘾,而替代的药材她还没有找到,只能说是半成品。

    沐晚笑道:“麻烦李副官告诉少帅,这茶并不是我调配的,是从沐府带过来的,昨天那壶已经是最后一包了,要是少帅想要,我以后回沐家的时候再想办法带回来。”

    沐晚都这样说了,李和北也不好再继续讨要,只好空着两只手准备回去交差。

    李和北没走多远又被沐晚叫住。

    李和北急忙问:“少夫人还有事?”

    沐晚话间有些吞吐,似乎一副不该讲的样子,直到李和北等得急了,她才说道:“如果少帅急需这个配方也不是弄不到,我以前的贴身丫环红袖曾经在沐府跟做茶的师傅学过,如果让我见到她,说不定可以讨到方子。”

    “这……。”李和北是知道红袖的,当初督军的五姨太中毒身亡,大家都在怀疑沐晚的时候,那个红袖站出来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现在正被关在大牢里,随时等着枪毙了。

    像红袖这种重犯,他当然不敢私自做决定,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回去跟少帅说一下,少夫人等我的消息吧。”

    “那就麻烦李副官了。”沐晚送客到门口,这让李和北受宠若惊,走了许远还在暗自琢磨,这少夫人落了一回井,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

    过了两日,凌慎行始终没有动静,关于配方的事情也没有再提,更没有安排她前去探望红袖。

    沐晚等得焦头烂额,可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毕竟是督军关押的人,他虽然身为少帅,也不想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为了一个狗屁配方惹得督军不高兴,得不偿失。

    沐晚能够想通其中的原由,可一想到身在大牢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的红袖,她还是急的很,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竟然不奏效。

    凌慎行那边波澜不惊,他在桂花苑睡了一晚的事情却像是湖里的波纹,不知不觉的散开了。

    这日,沐晚路过后厨,前面两个丫环肩并着肩走得不疾不徐,其中一个正是沐锦柔的贴身丫环豆蔻。

    豆蔻并没有发现沐晚在后面,眼见着快到厨房了,她忽然扯住了对那丫环:“你可听说少帅在少夫人的桂花院住了一晚的事?”

    那丫环急忙点头:“这事整个府上都知道了,少帅终于肯宠幸少夫人了。”

    豆蔻顿时一脸鄙夷,附在丫环的耳边,声音却是扬着的:“别人不知道,但我可是清楚的,少夫人在少帅的茶中下了那种药……。”

    “什么药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