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饭是在家里吃的。

    胡伯问她上班第一天的感觉如何,她打着哈哈,囫囵说了几句话,饭也没心思吃的,又怕被胡伯觉察到异样来,她趁他进厨房的时候,赶紧往嘴里塞白米饭,就着一颗青菜吃了,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才觉得心里的心虚要淡了些。

    到现在她心里还纠葛着四爷和南四爷是好朋友这件事。

    他们既是朋友,又都叫四爷。

    意意后来查过,海城除了南景深以外,再没有第二个四爷,那么,她的神秘老公,一定是在家里排行老四,所以被这么称呼是吧。

    她捧着脑袋,用力摇了摇,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洗澡睡觉。

    ……

    适应了一个星期,意意总算会做一点事了,她是新来的,又是这批实习生里学历最低的,在华瑞,海龟高材生的学历一抓一大把,她这种本国学历的自然不受重视,分到广告部后,没有给她正经事做,平时就复印复印文件,跑跑腿,顺便给那些前辈指使去买咖啡点心。

    这会儿,她手里拎着从楼下咖啡厅买来的两篮子咖啡,站着等电梯,她人已经累挂了,门开的时候,站进去后就将头靠在墙上,眯着眼,打算趁这两分钟打个盹。

    “去几楼?”

    身后,有男人的声音,很平静的问。

    意意随口一答,“12楼,帮我按一下,谢谢。”

    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低下的眸子里,一双套在西装袖子里的手,从她侧边伸出来,修长有力的指尖按了下数字按钮。

    她怔了怔,像是才看见自己站的位置就在数字键前。

    “谢谢。”

    她道了声谢,想往旁边站一些,奈何这人似乎没有要从她身边离开的意思,意意不着痕迹的拧了下眉头,侧身后,惊得差点拎不住手里的篮子,晃悠了一下,她赶紧抓紧,滚烫的咖啡泼出来,溅到了手背上。

    她低呼一声,想伸手去护,奈何两只手都拿着东西,这能眼睁睁的看着尚且还冒着热气的手背上迅速起了一圈烫红的印记。

    “你想被烫死?”

    男人压着的嗓音,低低沉沉的从头顶撒下来。

    意意小脸儿都扭曲了,恁是忍着,没在他面前露出丝毫情绪,她还记得昨天和他说的话,上下属之间,可不能这么关心,过头了。

    南景深一见她故意漠视的态度,情绪竟有些恼火,呼吸粗重了一分。

    他是跟着她进的电梯,这会儿反倒是更显得自己贴上去的,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糟心的事情,脸色愈发的不好看。

    意意抿紧了唇,打定主意不理他,眼睛一直盯着头顶的显示屏,当12楼到的时候,她紧了紧手里的纸袋,率先出去,趁着门还没关的空档,低低的说一声:“副总以后还是做专用电梯吧,免得再吓到人。”

    南景深脸色阴沉,感情还是他不识趣了?

    意意说完那话,其实虚得很,心口蓦的砰砰直跳,脚下的步子快了好多好多,到广告部的时候,几乎是用肩膀把玻璃门给撞开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