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军机处会议室内,正紧张的进行着军事机密讨论。

    “据边界探子发回消息,昨天下午直至今天早晨,彦军在栖凤崖边四处搜索,而且仍在持续。”

    “看来他们昨日找的并非是我。”

    斯炎回想起昨日在西峰崖边,匆忙赶到的人马速度之快,应该是早有准备,可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他们在寻找什么,这还真让他好奇。

    “这彦柏年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凌夜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彦柏年这是在闹哪出戏。

    “继续观察,有情况立即汇报,散会。”

    散会之后,斯炎与凌夜便驾车回了斯宅。

    “炎,今天开会迟到了哟,盘古开天地头一次,昨晚干什么去了,老实交代。”

    一下车,还没踏进斯宅,凌夜右手臂塔在斯炎的肩膀上,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你小子越来越八卦,看来卧底这工作你完全能适应。”

    “别,一点也不适合,哥,我的亲大哥,我错了。”

    一想到之前去卧底的工作,那艰辛的日子,就算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去,还是真枪实弹来得爽。

    “那就少废话,闭上你的嘴。”

    甩开凌夜搭在肩上的手,直径像大厅走去。

    “等等我啊,兄弟。”

    凌夜委屈的加快速度跟了上去,为什么都是兄弟,怎么就偏偏只让白言城休假陪媳妇,他怎么就没有休假,没成家的待遇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是没媳妇的分割线————————

    帝都总统府

    庄严的大门前,用玉石砌成的台阶上两根金灿灿的柱子,两条九爪龙从下往上爬,缠绕着整跟柱子,加上用玛瑙镶嵌的双眼,栩栩如生。

    “报告总理,派去的人没有找到画像中的人。”

    “一群废物。”

    结实的手臂一挥,桌上的茶点顷刻间掉落在地。

    双手握紧放在身后,深锁的眉头下是一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紧闭的薄唇,宣誓着这人是有多么的无情,然而无情的背后却有着一颗痴情的心,长着一样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却有一颗阴狠毒辣的心,这人就是彦柏年。

    “将昨日的那个巫师带到正厅。”

    接到命令后,传话的小兵带着惊魂未定的心离开。

    彦柏年转身进入卧室内,一步一步的靠近床头,望着壁上挂着的一幅画像,的确是个世间少见的古装美人。

    “慕儿,你到底在哪儿,不要在躲我了,好吗?”深邃的目光里满是柔情。

    他盼了多久,又等了多久,久得连他都已经忘记,这些都已经不重要,只愿他的慕儿,他的发妻,还能记得他。

    正厅内,严肃的气氛使得被传唤而来的巫师不禁害怕,等待许久之后,彦柏年的身影出现在了正厅。

    “你可有话要讲。”深沉的语气却像一把尖刀刺进了巫师的心。

    “总理,小人无话可说。”既然逃不过,何必枉做小人的跪地求饶。

    “很好,拖下去凌迟。”彦柏年微微眯起双眼,整个人散发出嗜血的气息。

    “生也好,死也罢,你以为她为你儿回来,其实命运早有定数。”生死一节巫师早有定数,这是这眼前的暴君,永远不会了解他的提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